有情芍藥含笑開

發佈者:Chenguang 來源:呼倫貝爾日報 瀏覽: 發佈時間:2020-10-14 10:29:58

任鳳傑

那一年夏天,母親從遼寧老家探親回來,肩膀上一前一後搭着兩個包。我好奇地問是什麼好東西,母親説,是花,並囑咐哥哥要輕點。回家以後,母親從包裏拿出來幾塊帶着土的根莖和三株植物來,顧不得休息,便在院中花壇挖了幾個坑,將它們寶貝似的種了下去。

那是我第一次看到芍藥。嫩粉色的花瓣嬌豔欲滴,金黃色的花蕊迎着陽光,微風拂過,飄來陣陣清香。母親説,這個是雙瓣的,那幾塊芍藥根是多瓣的,開起來跟牡丹花似的,可漂亮了。我曾在北京中山公園見過牡丹花,雍容華貴,芍藥怎麼能牡丹相比呢?我一直對母親的話心存懷疑。直到第三年,我終於見到了母親所説的像牡丹一樣美麗的多瓣芍藥。那碩大的花朵有二碗口那麼大,花瓣層疊有致,風姿綽約,嬌嬈美麗,乍一看卻真如牡丹花一般。

後來,我在山上見到野生的白芍藥,慢慢了解到芍藥不僅可以觀賞,還具有藥用價值,而且種類有很多。野生芍藥為原種花,白色,花瓣不多,如牡丹那樣的多瓣的是園藝花,花色豐富,花瓣多,花徑大,是經過人工培育的。讀過《詩經·鄭風》裏有一篇《溱洧》描寫男女交好,離別時“贈之以勺藥” ,故芍藥花別名又叫“離草,將離,可離”,才知道古代芍藥很早便被賦予了離別的情緒。而春秋時期牡丹和芍藥都被稱為勺藥,後來人們發現了兩者的不同,就將牡丹稱為鼠姑、鹿韭,也稱其為木芍藥,直到《神農本草經》將其更名為牡丹,芍藥和牡丹才徹底分開。其實芍藥和牡丹同屬,牡丹被稱為“花中之王”,芍藥被稱為“花中之相”,是標準的姐妹花,牡丹名氣大於芍藥大概緣於女皇武則天下旨令百花盛開的神話故事。也許是牡丹有了些貴氣,芍藥比較親民,或許母親千里背花的故事而讓我記憶深刻,我內心裏喜歡芍藥更多一點。

“穀雨看牡丹,立夏賞芍藥”。與友相約去大興安嶺深處的萬畝芍藥園,漫山青碧色,紅藥灼人心,徜徉在花海之間,所有的煩惱都可以忘掉。“牡丹花落,夢裏東風惡。見説君家紅芍,盡把春愁忘卻。隔牆百步香來,數叢為我全開。”我最喜歡秦觀的那句“有情芍藥含春淚”,把花朵賦予了人的感情,雖然是寫雨後芍藥的情態,而我更願意把它理解為離人的眼淚,是對春即將歸去的留戀、是對愛人即將遠行的難捨難分,是對青春漸行漸遠的惆悵。

不與牡丹比富貴,我自嫣然風自來。清風徐來,翠鳥鳴唱,萬朵芍藥舞動身姿,那是一首動人婉約的生命之歌,那是一曲清雅悠揚的雲水禪心。“念橋邊紅藥,年年知為誰生?”面對這花海,我想白石道人將不會再發此問。


下一篇:致敬土地